<noframes id="uukby"><strong id="uukby"></strong>
<listing id="uukby"></listing>

      <b id="uukby"><small id="uukby"><ol id="uukby"></ol></small></b>
    1. 樅陽在線

      樅陽在線網站 | 樅陽融媒體中心 主辦

      設為首頁

      簡體 | 手機站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 > 人文 >正文

      時間:2023-12-11 08:44:01

        何玉明

        總有一些記憶,穿透時光;總有一些物事,鮮活如初;總有一些情愫,永駐心間。從風云激蕩的紅色樅陽百年史志里,從鄉賢們津津樂道的評騭笑談中,從宗譜家乘的涓滴記載上,常能讀到一個我既陌生而又親切的人:這個人的革命生涯幾乎與紅色樅陽歷史等長,這個人歷盡磨難、驚心動魄的多彩人生堪稱一部傳奇大劇,熟悉他的時人常常親切稱他為“何爪子”,這個人就是弛名大江南北的革命志士——何東初。

        說陌生,是因為我與他素不相識、從無交集;說親切,是因為東初公與我同鄉同姓同祖,且與我父親同輩。硝煙彌漫的戰爭年月,為護送新四軍首長,為跑地下情報,為秘密與匪首小拉呱劉東雄談判,東初公挑著貨郎擔,搖著撥浪鼓,喬裝過江,以本家兄弟的名義,三次住宿我家。連我那不茍言笑的父親,生前一提起東初大伯,總是眉飛色舞,唏噓稱嘆;每次述說有關東初大伯的故事,總能激起我內心深處持久的好奇、感動與崇仰。東初公的事跡與人品,已成為深植我生命中的紅色基因,是教我做人、助我成長的精神密碼……

        身殘少年立志高

        何東初,名東來,曾化名何希初、殷燮初、何苦,1898年初夏出生于樅陽官埠橋鎮陸崗村何羅莊,這是一個山清水秀、民風純樸而又封閉落后的小村莊,他家世代務農,克勤克儉,兼開面坊,溫飽自足。他出生時,右上肢先天殘廢,肘關節無法伸直,五指糾成一團,狀如雞爪,幼時就有綽號“小爪子”,成年后,“何爪子”威名赫赫,他的真名反不為大多數人所知。

        何東初的青少年時期,中國社會急劇動蕩,列強入侵,清廷腐敗,辛亥革命,張勛復辟,袁世凱稱帝,“五四”運動……兵荒馬亂,民不聊生,再加上土豪劣紳霸凌、盜匪橫行,這一切強烈沖擊著少年東初的心。作為安徽首府的安慶,自辛亥革命到“五.四”運動,一直是革命的急流中心之一,吳越烈士的壯舉,徐錫麟、熊成基的犧牲,柏文蔚反袁督皖,陳獨秀街頭演說……以青年學生為先鋒的安慶人民開展了大規模的游行示威和罷課、罷工、抵制日貨等一系列斗爭。東初以幫人打籮篩為生,多次來過,耳聞目睹,熱血沸騰,深受感染,對人生的未來,開啟了新的求索。

        依東初父親的設想,孩子天生殘疾,讀書做官無望,種田耕地無力,讓他隨族叔學門打籮篩小手藝,將來在小集鎮,開個篾器店,以此謀生,并且還為他在隔壁團山村早早訂下一門娃娃親……但逐夢少年多叛逆,東初偏不按父親的套路走,總天吵嚷著要上學讀書,直到十歲才破蒙,僅讀了三年私塾,聰明穎異,博聞強識,飽讀詩書,練就了雙手寫出漂亮的毛筆字,戰爭年月,生活困難,竟能集市賣字,貼補家用,也奠定了他一生與文博事業的不解之緣。他不滿足祖祖輩輩“面朝黃土背朝天”“老婆孩子熱炕頭”的平庸生活,主動退掉那門娃娃親,于1925年冬,心懷壯志,只身離鄉,去投奔駐扎安慶的進步將軍柏文蔚統領的北伐軍33軍,氣得他老父親暴跳如雷。

        初到軍營,3師師長魏曙東,看了看他始終懸著的右殘臂,不無憂慮地說:“當兵是要持槍上馬,流血犧牲的,你還是回家種田去吧……”年輕氣盛的何東初,迅疾拿起一根棍棒,當場演練,動作敏捷,雙手自如,超出常人,魏師長喜不自禁,再看東初身材魁梧,相貌堂堂,就留在身邊,充當衛兵,隨軍打土豪土頑,戰斗數十余次,以單手快速掏槍、裝彈斃敵絕活,聞名安慶城鄉……事經多年,人們對這位能文能武、亦僧亦俠的“爪子”英雄,常好奇追問,東初公總是微微一笑,“哪有你們說的那么玄乎神奇,我這雙能雙手寫字、左右開弓的手,都是下笨功夫,苦練出來的,有時做夢都在練”。

        1927年“四·一二”反革命政變后,反對蔣介石獨裁的柏文蔚將軍被撤職軟禁,33軍繳械解散,魏師長被囚,惡勢力回潮,反攻倒算,東初也被通緝,只得潛往異地,去尋找人生新的出路。

        九華山上鬧革命

        何東初出生在一個世代崇佛之家,幼年羸弱,天生殘疾,他那膽小憐愛的慈母,早就到祖居祠堂邊的大青山石屋寺,為他許愿寄名給佛菩薩,盼他免除災厄、長大成人;再加之少年時期,常聽鄉人說,九華山高僧如何身懷絕技、如何云來霧去、刀槍不入,年幼的心田早定一個念想——長大上九華修道。

        大革命失敗后,深陷苦悶中的何東初來九華山尋求精神慰籍,先在廟中當雜役,放過羊,種過地,挑過大糞,當過保管,不管干什么,均隨緣而來,隨遇而安,竭盡全力,無怨無悔,后來剃度,入了佛門,法號“參通”。地藏王菩薩那種堅韌、奉獻、犧牲精神的確深深感動過他,一切苦境,他甘之如飴……多年以后,東初公聊起當年在九華“掛單”時與住持寬慈方丈的偈對,拈指吟道:

        白云為體空為家,夢幻學禪寄九華。

        閑時清泉翻貝葉,偶裁明月作袈裟。

        誦經種果枝頭鳥,悟道常思雨后花。

        莫謂山林無伴侶,古松棲鶴友煙霞。

        寬慈方丈聞偈,贊曰:“拈來禪機,覺悟眾生”。

        然而,九華山上并不平靜。政教勾結,貪贓枉法,爭奪廟產,斗爭激烈。何東初時常下山云游化緣,結識了一批皖南早期共產黨人,尤其是來自江北同鄉的革命黨人疏冠中、章逐明、陳雪吾等,疏冠中曾任中共桐城縣宣傳部長,大革命失敗后,在安慶被捕,越獄逃到銅陵,后任中共銅(陵)繁(昌)蕪(湖)縣委書記,活動于三縣之間的大江南北一帶,情況危急之際,常跑到九華山腳下沈村舅父家隱蔽,其妻又在青陽城小學任教,后由于叛徒出賣,被國民黨汪惠泉部抓獲,百般折磨,在南陵八都何村英勇就義,年僅37歲。

        耳濡目染,何東初逐漸明白,救苦救難大慈大悲的菩薩救不了苦難的中國,也奈何不了黑暗的現實,從共產黨人身上,從馬列主義的真理,他看到希望的曙光,他認清了現實的出路!于是,1933年,在參通、徹圓等四位親共和尚的掩護參與下,九華山天臺建立了中共秘密聯絡點,也在此期間,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此后,何東初即以和尚身份云游皖贛地區為革命跑交通,成長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職業革命家。

      稿件來源: 樅陽在線
      編輯: 蔣驍飛

      網站介紹 | 聯系我們 | 律師聲明 | 廣告服務 | 舉報糾錯

      樅陽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

      皖ICP備07502865號-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4120200050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

      人妻中文av无码。久久_尤物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_中文精品无码亚洲2021_99视频在线免费播放_国产亚洲精品线观看动态图_中文字幕乱码高清